丰满水电站全景图。赵冰摄

作为“共和国长子”,在东北,确有共和国的不少“摇篮”。

比如在吉林省,众所周知的,就至少有三个摇篮:新中国汽车工业的摇篮、新中国电影事业的摇篮、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分别对应的是一汽、长影和空军航空大学。

今年1月,去吉林市的松花江畔看雾凇。据说,临近春节最好看的地点,是在阿什哈达雾凇观景区。一夜醒来,即被告知,今天运气不错,可以看到“五星级”的雾凇。待到赶去,果然,江雾弥漫,岸边一溜儿的玉树琼花,银丝万缕,晶莹剔透,纯净无瑕。

再往上游走,放眼望去,一道大坝,如笔立山崖,截住江流。虽是寒冬时节,大坝下的江面,却雾气腾腾,从坝上流出的水,水温常年保持在4-10摄氏度。

陪同的人告知,那儿就是丰满水电站的大坝。

“中国水电人才的摇篮”

丰满水电站的名气,是早就知道的。我国第一座水电站是1910年动工修建的云南石龙坝水电站,但体量较小,作为大型水电站,丰满水电站是国内最早建成的。新中国水电事业1948年起步,正是从对丰满水电站维修、加固和改扩建工作开始的。当地人骄傲地誉之为“中国水电人才的摇篮”。

待到8月,我又专程去了趟吉林市,重点正是去看传说中的丰满水电站。

沿松花江十里长堤西行,南折而入与碧波清流的松花江并行的吉(林)丰(满)公路,行至24公里处,层峦叠翠的峭立群山闯入眼帘,形成天然的挡水屏障。上游多条河流汇集于此,夏季受太平洋季风影响,降雨充沛,坝址地质多为二迭系变质砾岩,岩石坚硬,是绝佳的水电站建设位置。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掠夺东北资源实现其侵略野心,而修建丰满水电站。丰满水电站于1937年4月动工,1943年3月25日首台机组投入发电,随着8台机组的陆续安装发电,开始向长春、吉林、哈尔滨、抚顺供电。至1945年8月,总装机容量26.25万千瓦,总计发电量12.35亿千瓦时。

因为处于东北沦陷时期,与日本和伪满洲国密切相关,国人每每提起这些,心里多少有些堵得慌。丰满水电站建成伊始,就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相伴,好比一部五味杂陈的中国近现代史,写满屈辱与掠夺、欺凌与劫难、拯救与援助、骄傲与辉煌……

1945年3月20日后一段时间,丰满的发电、配电设备又被拆走,仅留下两台主机和两台厂用机维持发电水平。同时拆走工地上的水泵、空气压缩机、变压器、内燃机车等大部分施工设备,给后来电站的复工建设造成极大困难。

1946年5月29日国民党军队占领丰满,至1948年3月9日,国民党军见大势已去,下令炸毁丰满水电站。国军中的正义之士,不愿做花园口式的千古罪人,想方设法使丰满大坝和整个水电站逃过一劫,得以保全。

1948年丰满解放后,丰满水电站迅速恢复生产并进行大规模的续建、改建工程。在苏联水利专家指导下,于1960年完成一期工程,共安装8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5.375万千瓦,仍然是当时亚洲最大的水电站。在装机容量和发电量两方面,当时的丰满水电站占东北电力系统的一半以上,承担了国民经济恢复和军工产品生产的主要供电任务,在发电、防洪、系统调峰调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水电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或许正因为这一突出地位和贡献,1955年3月1日发行流通的第二套人民币5角纸币,正面图案选用了丰满水电站的全景图。

在那个年代里,丰满水电站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不仅输送了最宝贵的动力能源,同时为全国各地培养和输送了大批技术干部,在不断探索、丰富、完善中形成了一套较为系统的科学运行制度体系,在各水电厂乃至整个电业管理方面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丰电人”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二十世纪的国内水电站,无论是水电部,还是刘家峡、新安江、葛洲坝,乃至后来的长江三峡等特大电站,管理技术力量都是丰满输送的,都传承了丰满水电站的基因。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上世纪90年代以前,国内无论电站装机容量有多大,其管理模式、管理制度和检修运行规程都是采用丰满模式。

改革开放后,经二期和三期工程建设改造,至1998年,丰满水电站装机容量达到100.25万千瓦。

新坝投运、老坝退役无缝衔接

丰满水电站由于工程建设于特殊的历史时期,当时受制于建筑材料、施工技术、施工管理等因素,大坝设计与施工存在严重先天缺陷,虽经多年改造加固,仍存在大坝混凝土强度低,整体性差,渗漏、冻胀、溶蚀及防洪能力不足等隐患。

那天,丰满发电厂党委书记姜枫带我们观看了在坝上展示的旧坝混凝土剖面,他说,2007年,国家电监会将丰满大坝安全等级评为“病坝”,注册等级为丙级。

好在经过国内水电专家多次深入研究探讨,2012年10月11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吉林丰满水电站全面治理(重建)工程项目核准的批复》。同年10月29日,按照“彻底解决、不留后患、技术可行、经济合理”的原则,丰满水电站全面治理(重建)工程正式开工。

重建,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包含众多的创新和提升。丰满水电站重建工程,恰好赶上了中国水电事业发展最好的时候。

中国水电事业,起步不算早。从最初落后世界35年,到今天已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水电装机容量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36万千瓦增至2021年12月底的3.91亿千瓦,无论从规模、效益、成就,还是从规划、设计、施工建设、装备制造水平上,都已经是绝对的世界领先。

重建后的丰满水电站,2020年总装机容量达到148万千瓦,年均发电量17亿千瓦时。虽然从水库容量、装机容量、大坝高度等方面衡量,丰满水电站早已让出了诸多“第一”的位置,排名也逐渐后移,但丰满发电厂副厂长刘亚莲在带我们参观时,仍然掩饰不住一脸的骄傲与兴奋。

站在新坝上,刘亚莲指着上游120米处露出水面残存的旧坝说,新坝投运、老坝退役无缝衔接,安全稳妥完成了“水电第一拆”,这是世界首例成功采用“一址双坝”布置型式完成重建的“百万装机、百米坝高、百亿库容”大型水电站。

说到重建工程中的创新,刘亚莲如数家珍:

碾压筑坝质量过硬,曾取样当时世界最长的23.18米岩芯;新坝经过正常高水位运行,千米长的大坝,坝体渗漏量极小,坝基渗漏量低于8升/秒,同类坝型中国际领先;从机组设备到安装技术全部国产化,机组各部导轴承最大绝对摆度值较国家规范优良标准提高30%-70%,丰满机组振动及摆度指标已达到国际同类型机组绝对领先水平……

作为当时主管丰满重建工程的领导,国网新源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潭认为,工程建设过程中的新技术、新工法研发,新工艺、新材料等创新应用,打造了电力建设全过程质量控制示范工程,为水电站病坝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为我国水电建设管理水平抢占行业制高点作出了积极探索,成为世界水电建设管理的一面旗帜。丰满重建工程打造了全水头全负荷稳定运行的极品国产机组,为中国大型水电工程建设留下了宝贵的技术财富,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制造”的实力,成为全球水电技术的一座丰碑。

不一样的精气神儿

谈起“丰满”名字的由来,丰满发电厂厂长王树新介绍说,大坝修建于两山峡谷之间,多疾风,旧有“小风门”之称,最初修建电站时,谐风门之音,取吉祥之意,定名为丰满,沿用至今。

丰满大坝建成后,因拦截松花江水形成人工湖泊,取名松花湖,也称丰满水库。松花湖流域地形东北部为崇山峻岭、西部为丘陵地带,大坝河谷两岸山势陡峭,水流冲刷左岸形成断崖,右岸为冲积层及堆积层岸坡。湖面宽阔、碧水苍山、岛屿错落,四季景色各异,不经意间,已成一处风景绝佳的旅游胜地。

泛舟松花湖上,回望旧坝与新坝,历史与现实的交织之下,前有哀伤与艰辛,现有惊叹与自信,更有不一样的精气神儿。

摇篮,承载着步履蹒跚的成长记忆,有幸留存下来,已属意外的欢喜。时过境迁之后,作为一种客观存在,可供感念与感怀,沉湎于自我陶醉、沾沾自喜,固然不可取,过多的苛求,也大可不必。

丰满水电站,过去或许只是个摇篮。如今居然能走出摇篮,并打造成生态电站、创新电站、自强电站、振兴电站,处处闪耀着新发展理念的光芒,成为中国水电事业高速发展、“中国制造”日益强大、“绿色发展”理念更加牢固坚定的生动缩影和真实写照,展示的是一种精神的力量、奋进的力量。

8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摇篮”,已然变得愈加吉祥、丰满,不能不让人心怀敬意、刮目相看。《新华每日电讯》(2022年12月23日第10版)(斯雄)

编辑:王永珍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