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富丰教师新村一个普通民宅里,长春72中退休教师纪福来珍藏着一盘小石磨。在抗战胜利76周年纪念日前夕,这位69岁的抗联后人向记者讲述了石磨的来历。

  纪福来的父亲纪荣年轻时,家在伪满洲国统治下的吉林省敦化县前河村。他为人正派,憨厚老实,善交朋友,精通各种农活,酿过酒,打过铁,干过石匠、木匠,还经常上山打猎。他痛恨日本鬼子,具有很强的爱国心。

  每到冬季,纪荣就用马爬犁给木材商拉木头,赚钱养家。1934年年末的一天,24岁的纪荣与另外7人赶着马爬犁进山拉木头,被围剿抗联的日军截住,要强征他们的马匹驮运军火。纪荣不给,一名日本军官抽出战刀就劈他,他一躲闪,棉衣被劈了一个大口子。他撒腿就跑,七拐八拐钻进密林深处,依靠熟悉地形,把追他的4名鬼子甩在后面。但不幸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摔了下去,脚也摔伤了。追上来的鬼子正要对纪荣开枪,突然4声枪响,4个鬼子应声倒地。原来,纪荣是被恰巧路过的东北抗联五军二师部队所救,领头的是戴克政排长。在纪荣引导下,他们很快将这股掉队的日本鬼子运输小队消灭。

  前河村位于敦化与蛟河交界处,周围森林密布,距离县城较远,日寇控制较弱。抗联第五军军长周保中指示戴克政在前河村秘密物色一个可靠的人作交通员,以便及时获得吉林市与敦化方面的情报,又能掌握镜泊湖方向和长白山方向抗联密营情况。经多方调查了解,他们选定了纪荣。

  戴克政对纪荣说:“周保中军长让我跟你谈谈,抗日战争不是一年半载能结束的事情,要有长远打算,做好长期准备。恳请你为抗联做点事。”纪荣爽快地答应了,同意在前河一带建立抗联秘密联络点,为部队筹集物资、传递情报。

  戴克政又说:“你能不能为抗联做一盘小石磨?重量不要超过60斤,便于随军携带。”纪荣回答“没问题”,并约好10天以后交货。

  纪荣第二天就找个石匠做帮手,用7天赶制了一盘小石磨,直径31厘米,厚度15厘米,重量50多斤。他自掏腰包给那个石匠付了工钱,并谎称石磨是给亲戚家做的。

  1934年年末开始,这盘石磨跟随抗联五军二师东战西征、转战长白山林之中。每到一地,部队只要一停下来,小石磨便开始在战士手中转动,人累了就换人,人歇磨不停。它磨过苞米馇子、谷子、黄豆、橡子面,给抗联将士尤其是伤病员解决了大问题。

  1936年隆冬的一天,纪荣带着爬犁队在给抗联送给养途中遭遇一小股土匪拦截。16岁的抗联女战士戴素云坐在最后一副马爬犁上,刚一发现土匪立刻躲入路旁树丛中悄悄溜走,迅速跑到事先约定的地点给叔叔戴克政报信。戴克政带人抄近道将土匪包围,激战中,土匪张炮头打伤两名战士,又瞄准戴克政要开枪。这时趴在地上的纪荣捡起身边一块石头砸在张炮头手上,把枪打掉,但此时枪已响,子弹打飞了戴克政的棉帽子。张炮头在捡枪时被抗联战士打死,其余土匪也被消灭。

  戴素云自此对纪荣有了好感,后来他们结成夫妻,共同负责给抗联五军收集情报,筹集粮食、食盐、药品、衣物等。

  后来经戴克政介绍,纪荣结识了抗联二军五师师长陈翰章,便同时给二军五师提供粮食和情报。

  1937年以后,日寇在长白山区实行“归屯清野”政策,对东北抗联疯狂扫荡。为方便行军,五军二师把这盘小石磨安置在威虎河地区的抗联密营中使用。此密营位于敦化、蛟河与黑龙江省交界处,由戴克政、陈翰章于1935年选址建造,抗联五军二师、三师和二军五师共同使用过。1938年8月戴克政在与敌作战中壮烈牺牲后,这个密营及石磨主要由陈翰章的部队使用。

  1940年初冬,纪荣又给密营送去一批给养,只见到20多个伤病员——他们很长时间没有陈翰章的消息了,见纪荣送来了急需的粮、盐、药品,非常高兴。1941年1月,距离过年还有20多天,纪荣再次去这个密营送粮时,远远地看到地戗子已被烧毁,心想“糟了,抗联战士遇难了”。

  在被烧过的地戗子中,纪荣发现了仅存的小石磨,他想,这是抗联的遗物,便用马爬犁把它拉回家里藏了起来。

  作为纪荣和戴素云的二儿子,纪福来多次听父母讲过母亲家族“戴家军”英勇抗日的故事和石磨的来历。纪荣告诉孩子们,这盘石磨6年多时间里在抗联中使用频率极高,其间他曾重新凿刻过八九次磨道,石磨的总厚度被磨去2厘米。

  1990年,在从蛟河往长春搬家时,纪福来不辞辛苦,把这盘小石磨带到新家,同时还带去了抗联五军使用过的部分工具——锯、斧子、凿子、剪子、锥子,还有戴素云曾用来为周保中将军取出腿中子弹的钳子和小刀。(记者周长庆)